每日經濟新聞
新文化熱點

每經網首頁 > 新文化熱點 > 正文

老師被轉型成主播,做好這一點就能成為教育界李佳琦

每日經濟新聞 2020-02-19 17:14:29

每經記者 杜蔚 董興生    每經編輯 杜毅    

“身邊倆小學老師,播了兩天已經崩潰了”、“我爸今天下午懷著激動緊張的心情直播了50分鐘,結束時發現自己并未點‘開始直播’,現在正在氣急敗壞中”、“作為家長我陪著也好累”……

網絡上,這些讓人哭笑不得的線上課程感受,是當前大部分人的真實寫照。

1da009bd?Expires=1897557264&OSSAccessKeyId=LTAIcYTsN8IjKgNY&Signature=ZXX4GVReMVqMdYrymc9LeOGKjVM%3D

圖片來源:攝圖網

受疫情影響,學校延期開學然而“停課不停學”,在線教育迅速走進學校和家庭。與本身就是以補習為主的培訓機構改道線上教育不同,近日來,全國各地的中小學也陸續開學,啟動了網課模式,但多數學校均由任課教師親自通過網絡直播給自己班上的學生授課,這些習慣了站在三尺講臺上的老師,如今必須要面對鏡頭、變身主播。

“網課”對教育主管部門、學校、老師、學生和家長來說,都是破天荒的第一次,缺少經驗和規律可循。而這種全新的授課方式,也需要所有參與方的共同摸索。多日來,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與全國各地的中小學教師、學生、家長深度交流后,發現現階段網課確實存在一些難題,但并非無法攻克,戰“疫”過程中的轉型或將為傳統教學提供一種新思路,成為一個新拐點。

老師:想用突然提問檢查聽課效果,卻發現學生“掉線了”

隨著中小學校紛紛開課,網絡上關于#當老師變成主播后#、#網課太欺負人了#的微博話題引發廣泛關注,相關閱讀量分別高達2.7億、4.3億。

不少轉型主播的老師紛紛向每經記者直呼“太難了”,在直播過程中,他們不僅要面對鏡頭講課,還要遠程維護“課堂秩序”,因為一不留神,就有學生開小差了。當然,老師們的直播首秀,亦成為大眾關注的焦點,有人已在不知不覺中成了“網紅”。

蘇泗水的直播講課的片段被同學發到了網上  圖片來源:抖音

視頻截圖中,這位濟南的數學老師蘇泗水,因為不熟悉操作,將美顏調到了最高,無形中給自己打上了萌萌噠的紅臉蛋,而在直播中還被不清楚原理的家人拍頭打斷,家人以為“直播你得試呀,還能一次完成啊”,尷尬的蘇老師在鏡頭里滿是無奈,“全班都聽見了”。

蘇泗水的境遇不是個例,大部分老師均有著些許的不適應。“我直播結束,忘記關了,幾個小時后才發現,這段時間里做了些什么肯定被學生默默圍觀了,但沒人告訴我。”烏魯木齊一所學校的政治老師王歡苦笑著告訴記者。而青島一所小學的語文老師董沛沛則在直播中被玫瑰花刷屏,“我的學生年齡偏小,是3年級的。雖然上課前我就強調了,不要刷屏,但還是都在給我送玫瑰。我已經厲聲呵斥了,估計明天不敢刷了。”

電腦右側屏幕上,被學生刷滿玫瑰花   圖片來源:董沛沛

其實,首次嘗試直播教學,老師們都很重視。“我們學校是在2月17日舉行線上開學典禮并進行線上課程的。但我們從2月14日開始,就在網上集體備課,市上集備和校內集備相結合,整整學了三天才敢給學生上課。”庫爾勒市一所初中學校的語文老師李蕓向記者表示。

在談及現階段線上教學面臨的難題時,備課時間增長、網絡卡頓、無法了解學生對知識的掌握情況以及作業批改不方便,成為了老師們的共識。“不好監督學生是否在認真聽講、聽懂沒、有沒有做筆記,課后作業究竟是怎么做出來的……”李蕓直言道,這些都不在老師的掌控范圍里了,“今天我還看到曾教過的一個學生(現在高中了),發說說‘以前上課是趴著睡,現在終于敢躺著睡了’。所以家長的監督很重要,尤其是對低年級的學生。當然,我真的特別理解家長的辛苦,因為我兒子幼兒園打卡也是要我全程監督,再加上我還要自己上課,真的忙不過來啊。”

“以前在課堂上,我會根據學生的現場反饋,把他們不懂的單詞通過板書的形式寫出來,但現在,看不到他們的表情,也不清楚學生在聽課中哪些地方不明白,我就只能在備課時統統都寫上去,備課時間變得更長了。”上海一位資深的英語老師戴霞在和每經記者聊起直播教學后的感想時有些擔憂,她說,“每天長達幾個小時的網上教學,根本不符合孩子的天性,對孩子和家長來講都是一場巨大的考驗。”

戴霞以自己的學生向記者舉例道,“10點還起不了床,家長好不容易把孩子從床上拉起來,但學生聽課也是三心二意的。現在不少企業都復工了,一旦沒有了家長的約束,就更無法知曉屏幕對面學生的聽課狀態了。”

為了盡量知曉屏幕另一邊學生的聽課情況,不少老師告訴每經記者,會通過突然提問的方式,來抓住學生的注意力,但“會有學生在面對提問時,假裝掉線。”戴霞對此很無奈,她告訴記者也不能總是提問,“擔心線上互動多了,完不成教學任務。以往在課堂教學,互動都是在教學任務完成的差不多的時候才進行。”

批改作業不方便,有些學校需要家長把學生的作業傳給老師,老師再通過電腦改完后傳給家長 圖片來源:李蕓

不過,即便在轉型主播的道路上困難重重,但所有老師都在思考如何破局。

以上述視頻中的蘇泗水來講,于1992年畢業的他已有28年的教學經驗,在火爆網絡后蘇泗水接受媒體采訪時談到,根本沒想到第一次直播就這么火,還是學生和學生家長告訴他的,“我很驚訝,百感交集,第一感覺壓力很大,我不想當網紅,我只是干了自己該做的事情,教書育人桃李滿天下。”但蘇泗水的學生卻不這么想,有位女同學坦言,“非常自豪,因為有一個網紅老師給我們上課。蘇老師上課非常幽默,我們都很喜歡上數學課。”

由此可見,學校老師們剛剛開始的直播教學確實存在部分問題,但并非無法解決。在采訪中,每經記者發現大多數老師正在改變以往的教學手段,他們認為對付古靈精怪的學生,吸引他們“不掉線”,一定要學會隔空抓住學生們的“注意力”。“我希望我上課效果能像李佳琦賣口紅一樣。”戴霞向記者笑言道。

學生:注意力難集中,有種老師只給我一個人講課的感覺

直播講課,對老師來講是一次調整;于學生而言,也有著初期的不太適應。

“各位鄰居,明天上午娃兒有節體育課,如有吵到你,還請理解下。”2月16日,周日晚上,成都的周唯提前在小區業主群里給樓上樓下的鄰居打了預防針。連續幾天,都有業主向物業抱怨,樓上叮叮當當動靜太大。事后發現,都是因為有孩子在家上體育課。

體育課怎么在家里上?其實不難,體育老師在鏡頭前做出動作,分散在各自家里的小學生跟著老師一起做。盡管體育老師在家里獨自對著鏡頭搖擺頗具喜感,但孩子們做起動作來卻也一板一眼。

青島一位小學的體育老師楊素在上課前,先把注意事項發到了班級群里。面對3年級的小學生,必須要叮囑仔細:“在課前10分鐘不可以喝水哦,上課期間也不可以喝水。運動過后不要大量飲水,分三次慢慢喝,喝溫白開。”

但網課不只限于體育課,從2月17日開始,在上海一所知名中學上高一的呂同學,開始在家中上網課,每天7節或8節,從早上8點到下午4點。據介紹,該學校用的軟件是企業微信,老師通過直播授課。

“50多歲的數學老師不懂怎么操作,講題時沒有切換到‘白板’,他在那邊講了半天,我們都不知道他寫的是啥。”呂同學說,于是同學們趕緊給老師發信息提示他,但數學老師太專注于講課了,根本沒注意到。“直到快下課才反應過來,趕緊打開屏幕‘白板’重新演算一遍。”

“我不喜歡這種上課方式,因為沒法跟老師和同學互動。”呂同學說,上課時只能聽講,不能提問,這種方式讓她覺得無趣,“有時候一邊聽課,一邊做手工”。

山東濰坊的王同學,在一所重點中學上高一。由于是在重點班,王同學從2月10日就開始上網課,每天8節課,從早上八點到下午六點。“學校給我們排了課程表,按照課程表上,老師直播上課。”

王同學向每經記者表示,“上網課有種所有老師只給我一個人講課的感覺”,但因為是在家里上課,沒有教室和課堂的氛圍,“聽課也不容易專注”。

不過,學校用的直播軟件有互動功能的,學生可以點擊舉手按鈕,“老師就會打開舉手那個同學的麥,讓他提問”。采訪中,有同學告訴每經記者。
不僅如此,有些老師還可以將講課的視頻錄制下來,讓學生觀看回放。

家長:“神獸”上網課,喜憂參半

疫情爆發后,原本在假期里可以瘋玩的小學生們,卻只能被關在家里。這些父母眼中的“神獸”,終于在最近幾日陸續開學了,然而上課的地方不在學校教室,而是在家里。

“平時就喜歡玩手機,現在用手機上課,更要全程看著他。”山東一位家長向記者抱怨,自從3年級的兒子開始上網課,她不僅要每天按時把手機遞到兒子手里,還得全程陪同,否則10歲的小孩子無法集中注意力。

類似的抱怨,引起不少家長的共鳴。不少家長向記者表示,以往只需要晚上陪孩子做家庭作業,就能把家長氣得血壓升高,現在可好,變成了“白+黑”、“996”。

在網絡上,已有陪同上網課的家長,到了崩潰邊緣。有一位家長,為了監督孩子上網課,定了十幾個鬧鐘,從叫娃起床到每節課打卡,再到完成課后作業,從早到晚都被鬧鐘支配。

不過,也有的家長在開網課后,感到些許欣慰。假期里,每次讓孩子坐到桌前學習,都要喊破喉嚨,而自從開了網課,這位家長驚喜地發現,孩子居然可以安靜地坐45分鐘。“給老師們點贊,是你們拯救了快要崩潰的家長。”這位成都家長忍不住向記者感慨道。

實際上,為了探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網課模式,不少學校老師都煞費苦心。“班主任老師要詢問家長,對于我們的網絡教學,包括內容形式或對老師有什么意見、建議的,這些都需要我們負責收集整理。”每經記者從董沛沛處了解到,青島這所學校向全體班主任都提出了這個要求。

不僅如此,該校還給全體任課老師提出了要求:一律不允許給家長布置作業,也不允許家長帶批作業。

(文內老師均為化名)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股票分析报告模板